联赛延期,球员合同咋办?6月30日成了欧洲足球“生死线”|英超|切尔西
 

联赛延期,球员合同咋办?6月30日成了欧洲足球“生死线”|英超|切尔西

发布时间:2020-05-02 10:17:20
 
原标题:联赛延期,球员合同咋办?6月30日成了欧洲足球“生死线” 6月30日,之于寻常人只是半年的分水岭,但对于眼下备受疫情煎熬的欧洲联赛,却是无可推延的“Deadline”。 自3月中旬各大联赛相继停摆至今,一再延迟的复工,已经令赛季6月打完成为前所未有的奢望。“截止日”来临前,球队不但要分心转播商、赞助商合同,还要为自由身球员是否短暂延长合同、新人能否如常注册出战烦恼。 这场事关球队、球员、经纪人、投资者的多放合同博弈,已是各大联赛脖颈上愈勒愈紧的套索 。 就算五大联赛重开,也会是空场比赛。 6月30日,绕不开的节点 继周中欧足联宣布2020欧洲杯将延期一年举办后,此前一向以特立独行著称的英足总,表现出难得的亦步亦趋,于当地时间19日晚,宣布本赛季英超将推迟至不早于4月30日复赛。 考虑到眼下英超还剩9轮,即便持续一周双赛,5月也不可能打完全部比赛,更遑论曼联、曼城、切尔西、狼队仍有欧战、足总杯等要踢。这也就意味着,从英超创始就立下的“赛季不晚于6月1日结束”的铁律,将在2020年寿终正寝。 然而,问题随之而来,6月30日之前,英超及欧洲各大联赛能如期完赛吗? 6月30日,之于欧洲联赛而言,绝不仅意味着一年过半:按照现行转会规则,五大联赛球员合同往往从7月1日开始,至6月30日结束。而在合同到期前半年,亦即1月1日起,他们就有资格和任何球队进行谈判,要么续约,要么在合同到期后自由身走人。 同时,6月30日也是赞助商、转播商的合同到期日——这一天,历经“双向选择”的球队和金主,是继续携手还是分道扬镳,都将尘埃落定。 此外,6月30日之后,夏季转会窗将正式开启。而对于多数欧洲球队,接下来两个月不但要吐故纳新,还要在短暂的假期之后,开始为期3周的季前赛。 由于下赛季英超暂定8月8日开战,这也就意味着一旦赛季到6月30日甚至更晚结束,留给球队的休整和运作时间,将进一步压缩。 此外,6月30日完赛,不但是新赛季如期开打的底限,也将牵动欧预赛附加赛、下届欧国联乃至世预赛。 按照往年惯例,新赛季开战至9月后,将迎来首个FIFA比赛日。因疫情持续恶化,除欧洲各大联赛停摆之外,原本定于3月开战的欧预赛附加赛,也只能一道推迟,极有可能在9月优先“补课”。这也意味着直至明夏欧洲杯开战前,FIFA比赛日同样排得满满当当。 牵一发而动全身的6月30日,实则攸关本季各大联赛如何谢幕,下季日程如何排定。而为确保这一“大限”,5月之后,一周双赛乃至一周三赛,将成为各大豪门的“新常态”。 极端情况下,每隔48小时就要踏进球场,将是多线作战球队必须直面的惨烈现实 。 大卫·席尔瓦将离开曼城。 去?留?自由身也尴尬 比起复工后注定毫无喘息可言的球队,今夏合同到期的球员们,将面临更加微妙而复杂的处境。根据英国媒体统计,约有630名球员的合同即将到期,其中不乏多位大牌。 身为曼城10年功勋,今夏合同到期、已经明确表态不会续约的大卫·席尔瓦,原本计划在“蓝月”最后一战以奖杯作别球迷,然而未必能在合同到期日完赛的英超,却让“魔术师”的告别典礼,迟迟无法敲定。 正如前文所言,6月30日合同到期后,球员在法理上,已经没有继续为原俱乐部效力的理由。当然,对曼城感情深厚、暂时还没确定东家的席尔瓦,大可发扬雷锋精神,继续在球队站好最后一班岗,不差钱的曼苏尔家族,也能通过短合同或其他形式,补贴席尔瓦的“加班”。 但并不是所有球员都像席尔瓦一样,有“绿色通道”可走。 伯恩茅斯队长西蒙·弗朗西斯6月30日也将成为自由人,但他担忧的却是无法及时展开谈判,进而耽误前程:“保级战完成之前,我不会进行任何合同谈判,毕竟球队的未来处于优先地位。然而,如果赛季推迟到6月甚至8月才结束,你的心态会怎样?是签一份短合同暂时将就,还是拒绝谈判等待赛季结束?这让人头疼。” 而更多人担心的是——如果这些球员签了一份短合同,这期间却突然受伤,他们的未来和寻找下家就变得极其困难。球员完全有理由为了自己,拒绝俱乐部开出的短合同,甚至直接走人 。 伊哈洛目前虽在曼联效力,但他依旧是申花的球员。 足球的公平如何保证? 对于租借球员和确定转会的球员而言,原本再寻常不过的离队和上岗,如今却可能因疫情而出现变数。 譬如租借合同6月30日到期的曼联前锋伊哈洛,按照规定,此时尼日利亚人应该准备飞回上海,与申花会合,但一旦英超甚至欧联无法如期打完,争四大有希望的曼联,会如愿放人吗? 又譬如以4000万欧元在夏窗登陆切尔西的齐耶赫,纵使阿贾克斯爽快放人,7月1日摩洛哥边锋加盟后,倘若英超仍在鏖战,他是否可以完成注册、代表切尔西出战?对于其他没有引援的球队,又是否公平? 面对上述两难局面,FIFA于19日在官网透露,正讨论疫情期间及以后的对策。FIFA主席因凡蒂诺表示,将评估修改或临时豁免《国际足联球员身份和转会条例》的必要性,以保护球员和俱乐部的合同,并调整球员的注册期限。但截至目前,并无实施细则出台。 针对合同到期情况,全球球员工会秘书长若纳斯·巴尔·霍夫曼建议,全球俱乐部建立统一机制,允许在赛季结束前将合同“适当延长”,但要避免俱乐部只给需要的球员延期合同,对不需要的球员干脆无视。 简而言之,必须一视同仁,且提供医疗保障。 切尔西前锋吉鲁也即将成为自由身。 免签大牌扎堆,急坏经纪人 作为赛事大年,2020欧洲杯后,原本是球员流动、交易开启的“大日子”。但由于新冠肺炎,往年此时已基本确定去向的大牌们,现在却只能百无聊赖地干等。 今夏自由人市场上,不乏业绩彪炳的名字:切尔西锋线三老吉鲁、威廉和佩德罗将一齐进入免签市场,热刺中卫维尔通亨、利物浦中场拉拉纳、曼联后腰马蒂奇也都是久经沙场的宿将,而两位老门将布拉沃(曼城)和卡瓦莱罗(切尔西),也都有一战之力。 而纽卡斯尔和谢菲尔德联两队,分别有7人和6人成为自由人,几乎占到了一队名单的近1/3。 在其他四大联赛,伊布、卡瓦尼、默滕斯、格策、马图伊迪、蒂亚戈·席尔瓦、纳乔、库尔扎瓦的名头更无须赘述,这批自由身球员组成的11人,在任何联赛打进欧战都绰绰有余。 但如今,除去努贝尔、默尼耶确定转会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,其他自由人的签约消息,少之又少。 自由人签约乃至整个转会市场的按兵不动,受损最大的或许不是球员,而是经纪人。 停摆之后,不少中小型球员经纪业务代理机构,都面临着生存危机,因为通常情况下,他们不被视作俱乐部的债权人,目前各大联赛减薪乃至停发工资渐成常态,这也意味着经纪人拿到的佣金同步“跳水”。 但由于经纪人在业内普遍欠佳的口碑,眼下他们的遭遇,并未引起各界更多同情。而停摆期间,能维持正常运转的,仍是那些旗下明星众多、和豪门关系密切的经纪大鳄。 但对于占据球员经纪行业底层的多数小经纪人、经纪公司而言,人均年入5万镑的抗风险能力,能保证他们捱过复工前近2个月的空窗期吗?